301牌參茸倍力膠囊冒充藥品銷售
2018-07-07T15:56:10

“特效藥”變成保健品工商所追回購“藥”款

8月7日,消費者李女士從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回民區工商分局通道南街工商所高高興興地拿到了退回的8000元購藥款,使這起因購買藥品變成保健品引起的消費糾紛得到了圓滿解決。

6月22日,家住回民區的李女士和老伴在呼和浩特市人民公園晨練時,遇到一個女子正在發放邀請函,便上前看個究竟。

邀請函標明當天在金輝酒店舉行北京301總醫院的新藥發布會,承諾給所有參加發布會的人員做免費體檢,并說發布的新藥是一種治療糖尿病的中藥,經過臨床試驗效果非常好,經國家衛生部批準已經上市銷售。

李女士與老伴跟隨該女子來到金輝酒店,看到參加發布會的有100多人。經過一番簡單的血壓、血糖等檢查,穿白大褂的人便說李女士老伴患有嚴重的糖尿病,只要服用他們3個療程的“特效藥”就會徹底治愈,以后再不必服用任何藥物。藥價為8000元。

李女士對這些人的夸大其詞信以為真,決定購買3個療程的藥。由于沒帶夠3個療程的藥錢,準備改天再買??陜粢┤順瓶梢園錮先稅巖┧突丶以倌們?。兩位老人帶著賣藥人回家,將8000元現金交給他們后,他們很快離開了。

兩位老人打開塑料袋,發現里面裝的全部是參茸倍力膠囊保健品,作用是抗疲勞,上面標著不可替代藥品的字樣,頓感上當。再來到金輝酒店時,賣藥人早已無影無蹤。

李女士情急中向回民區工商分局通道南街工商所進行了投訴。執法人員判斷,賣藥人很可能還會在人民公園出現。經過一個星期的摸排,得知賣藥團伙還要在公園西路映山湖賓館召開一次發布會,便做好了安排。

6月28日,當賣藥團伙在公園西路映山湖賓館舉辦發布會時,執法人員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經查,這個賣藥團伙負責人叫杜亮,自稱是北京華夏生物公司的員工,6天前來到呼和浩特市。由于該賣藥團伙不能提供有效營業執照、產品批文和檢驗合格證,工商部門依照有關規定對這一團伙進行了處罰,同時責令其為李女士退回購藥款8000元。

鏈接:非藥品冒充藥品“非藥品能否定性為銷售假藥”

“非藥品冒充藥品”是當前藥品市場監管中的一個重點、難點問題。現實生活中,不少保健食品、保健用品、消毒用品等在銷售時,采用各種手段夸大功能作用,冒充藥品,從而誤導和坑害消費者。整治“非藥品冒充藥品”已成為全社會的共識,特別是廣大基層食品藥品監管部門,面對來自社會方方面面的壓力,整治“非藥品冒充藥品”已如箭在弦上。

能否定性為銷售假藥未有定論

符合假藥定義但較難取證。很多人對“非藥品能否定性為銷售假藥”的問題做過深入而細致的分析,大多數人的觀點是希望將“非藥品冒充藥品”定性為銷售假藥。理由是“非藥品冒充藥品”符合假藥的定義,即《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以下簡稱《藥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條第二款第二項。但這樣定性,又產生了新問題?!兌┢飯芾矸ā返諂呤頌豕娑ǎ?ldquo;對假藥、劣藥的處罰通知,必須載明藥品檢驗機構的質量檢驗結果。”而社會上反響強烈的“非藥品冒充藥品”問題,大多沒有明確的冒充對象,只是商家在銷售非藥品時,聲稱其具有預防、治療、診斷人的疾病等作用,從而將非藥品冒充藥品進行銷售。我們查辦這類案件,很難有藥品檢驗機構的質量檢驗結果。

非藥品與假劣藥的概念不能混淆。對藥品的定義,《藥品管理法》規定得較為抽象,不針對任何具體的藥品品種;而對假藥、劣藥的定義,則相對細致、具體。藥品的假、劣都是就質量而言的,假藥是品質的問題,劣藥是量的問題。而這種質或量的問題,都必須有相應的藥品標準為參照。如果沒有藥品標準,那也就無所謂假、無所謂劣了。因此,《藥品管理法》第七十八條明確規定,對假藥、劣藥的處罰通知,除第四十八條第三款第(一)、(二)、(五)、(六)項和第四十九條第三款規定的情形外,必須載明藥品檢驗機構的質量檢驗結果。

《藥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條第二款對假藥的規定,是針對具體藥品品種和藥品質量而言的。定性為假藥的非藥品必須要有具體的冒充對象(即真藥)和檢驗標準,如果連真藥都不存在,那就無所謂假藥、劣藥了。假藥、劣藥是相對真藥(合格藥)而言的,非藥品是相對藥品而言的,二者不能混淆,不能用藥品的定義來判定藥品質量的假、劣,藥品質量只能用藥品標準來衡量。假藥和劣藥都屬于不合格藥品,而合不合格只有經過檢驗才能確定。

可按虛假宣傳論處

“非藥品冒充藥品”現象,其冒充藥品銷售的行為實質上是一種虛假宣傳行為?!噸謝嗣窆埠凸床徽本赫ā返誥盤趺魅飯娑ǎ?ldquo;經營者不得利用廣告或者其他方法,對商品的質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產者、有效期限、產地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しā返謔盤躋裁魅飯娑ǎ?ldquo;經營者應當向消費者提供有關商品或者服務的真實信息,不得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以上兩部法律分別從市場監管和消費者權益?;ち礁齜矯?,對商品銷售時不能進行虛假宣傳做出了明確規定。非藥品在銷售時冒充藥品,聲稱自己的產品具有藥品功效,當然是一種不折不扣的虛假宣傳。對銷售中的虛假宣傳,兩部法律都具體規定了相應的罰則。

尚須分清具體違法形式

對于“非藥品冒充藥品”,凡是以藥品形式出現,有具體冒充對象的,我們必須堅決依法按假藥嚴厲查處;而對那些以非藥品形式出現,無明確冒充對象,只是在銷售時聲稱有藥品功效的,只能由其相應的執法機關去處理。對此,也有執法人員建議:對那些以非藥品形式出現,在銷售時聲稱有藥品功效的,首先依據《藥品管理法》第一百零二條認定它是藥品,然后依據《藥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條第三款第二項中“依照本法必須批準而未經批準生產”的規定判定其為假藥。筆者認為,非藥品是無法用藥品定義認定的,因為非藥品本來就是針對藥品而言的,其本質并不具備藥品功效。非藥品在銷售過程中聲稱可以“用于預防、治療、診斷人的疾病,有目的地調節人的生理機能等”并不是事實,而是“冒充”,不能用“冒充”的事實來認定其就是藥品。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07T15:27:20
2018-07-07T14:44:05
2018-07-07T13:4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