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婦差10元死于西安長安區婦幼保健院
2018-07-14T18:21:50

長安區婦幼保健院這樣描述自己"長安區婦幼保健院的發展與變化最大的就是,新領導班子上任之際就面臨著醫院用電負荷不足、床位緊張、學科帶頭人缺乏、經費嚴重匱乏等一系列困難,在這種情況下,院長薛志良不等不靠,主動出擊,千方百計想方設法,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通過安裝新的發電機組和變壓器、擴建加蓋辦公樓、增加病床、從硬 件建設上下大功夫,很快就使醫院出現了新的生機。尤其是他們在為職工辦理社會統籌方面向前邁出了一大步,為31名退休職工解決了后顧之憂,在職工中樹立起了新一任班子的良好形象,贏得了大家的尊重,凝聚了人心,增強了戰斗力,為醫院今后的發展奠定了扎實的基礎。"

產婦差10元被耽擱輸血身亡,誰在吞噬生命?

沒有最高,只有更高,這是指藥價。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老百姓的一條命僅值10元錢。如此差距,令人悲憤。

5月26日晚,西安長安區農民周海元的妻子在長安區婦幼保健院生下寶寶后,在等待醫院輸血近兩個小時無果后,終因失血過多死亡。原因是其家屬在辦理輸血手續時差10元錢,耽誤了時間。

這其中到底是否是錢的問題,還是其他的問題,需要一探究竟。但是,這也是通過醫院賠償,或者是司法介入等表象手段都不能滲入或是解決的一個社會命題,我們不能以面概全,漠然視之。

那么,先從醫院和醫生談起。醫院,本是救死扶傷的地方,是社會民生的根本所在。醫院的執業者,是一個個叫做天使的人。但無論是醫院還是醫生,理應是在人民心目中享有崇高的地位。然而,在一組組虛高的藥價的數據迷霧背后,在一個個冰冷的死亡的事實背后,這一切都在逐漸遠去。我們不但看到了公共服務機構的原罪“利益”,同時也看到了由于利益的驅動,我國公共服務機構的對于生命的態度。

無論是出廠價15.5元在湖南湘雅醫院賣213元,利潤達1300%的蘆筍片,還是單支成本不到四元在醫院零售價為80元至90元一支,利潤達2000%恩丹西酮治癌藥,還是產婦差10元被耽擱輸血身亡的事件,我們嗅到的盡是與利益息息相關的銅臭味。

看來,醫院是賺到錢了,并且醫生也是拿了紅包的。但是令人憤怒的是作為公共服務機構的醫院,被人們稱作為天使的醫生,還是不能盡到公共服務機構或者“天使”的責任,尤其是在關乎到某個生命生死存亡的特殊時段不但不能施以援手,還以金錢相挾之。這從醫院的流程上可見一斑,先繳足一定數額的錢,然后才給看醫或者治病,這在我國各醫院屬于常見。

錢到底是讓誰賺了?醫院嗎,不全是。以出售暴利藥品而陷于社會輿論漩渦的湖南湘雅醫院為例,其新聞發言人在面對媒體時大呼冤枉,并希望媒體曝光整個利益鏈。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醫院在公共醫療機構這條利益鏈上也僅是冰山一角。

我們需要站在整個社會的角度看待此問題,從行業立法、行業秩序等多個方面入手,徹底打開或者粉碎這個利益鏈,顯然單靠群眾的呼聲和媒體言論遠遠不夠,這需要政府的主導,以及社會各界力量的凝聚。

但是,在這個文明的進程中我們沒有任何理由漠視一個生命的逝去,即使是差10元錢,差1萬、甚至10萬對于生命而言孰輕孰重?

俗話說:莫以善小而不為,莫以惡小而為之。生死存亡之際救人如救火,這不但是醫德醫風的體現,更是社會道德的最低限度。何況是打著公共服務醫療機構旗號的醫院呢!

利益是利益,公共是公共,道德是道德,這是不可混淆的,且是不容忽視的。對于老百姓而言,如果說錢大于命,那就是對這個社會莫大的諷刺,需相關部門的強烈關注,并采取有效措施。

因為,這是社會的底線。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14T16:40:55
2018-07-14T16: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