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品成本誰說了算?
2018-07-15T14:08:15

藥品成本應交給第三方調查

最近藥價暴漲問題成為社會各界關注的熱點。去年售價還是93.5元的藥品,如今價格提高至170元;去年售價1082元,如今售價1580元……就在各地紛紛開始新一輪的藥品招標采購期間,記者發現一些新進入國家醫保目錄的藥品開始悄然漲價。從記者目前掌握的資料看,已經有30多個品種的藥,價格出現了幅度不一的上漲。而從這些藥品的漲價時機來看,大多數集中在新版國家醫保目錄公布前后。

按理講,藥企一旦進入國家新藥品目錄,不僅意味著企業產品將獲得大量、穩定的政府訂單,也意味著企業的成本大幅度下降,如此一來,患者不但能用到廉價高效的藥品,而且也能大大減輕患者的經濟負擔。

可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一些剛入選新版國家醫保目錄的藥企,卻紛紛打起漲價的主意,漲價最高的藥品漲幅達到近90%,一些仿制藥的價格甚至超過進口藥。至于“新科”醫保企業為何“組團”漲價,我想,問題出現在藥價形成機制上。根據現有制度安排,所有進入國家醫保目錄的藥品,先由藥企自行填報成本數據,列明各項成本,然后,當地物價部門進行價格調整的備案,最后由國家發改委審核后定價。

讓藥企自行填報成本數據,雖然從表面上看來,是按照國家發改委的要求完成規定動作的,而且地方物價部門也在監督,政府部門似乎手中擁有藥品成本調查權。但事實上,藥品成本調查權實際上被藥企所操縱,藥企可以天馬行空,想填多少就填多少,想說多大的謊就說多大的謊。這不僅給藥企創造了“真實謊言”的機會,而且,也難以保障藥品成本的真實性。正如一位藥企老總所言:填報數據一向是認認真真“走過場”,數據真假難以核實。再加上不少藥企在當地都是納稅大戶,靠著多年積攢的人脈關系,能夠層層過關抬高價格,這樣一來,國家發改委采集的價格數據就成了高價,降低藥價的初衷就被打破。

倘若延伸分析,藥價一直虛高不下,很大程度上與國家賦予藥企成本調查話語權力過大,有著很大干系,許多低價藥“變個臉”,就能通過審批,成為高價新藥。頗令人欣慰的是,針對藥品成本監審存在的種種弊病,今年6月10日,國家發改委發布了《藥品價格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按照這個文件,價格主管部門制定或者調整價格,應當開展成本、價格調查,組織專家審評或者論證,必要時聽取社會各方意見,審定并公布價格方案,還應監測實行政府指導價和市場調節價的藥品實際價格。不過,這也讓很多業內人士和專家質疑:中國上千個需要政府定價的藥品,政府是否有能力和精力,去收集足夠的信息,監測藥品企業的生產成本?事實上,“天價”蘆筍片的出現,正印證了物價部門在制定、監測藥價,尤其在成本方面的能力局限性。

有鑒于此,筆者建議,國家很有必要把藥品成本調查,交給沒有利益嫌疑且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來承辦,以客觀公正的態度、科學理性的調查、完善透明的程序,來完成藥品成本的數據采集。這樣不僅能保證采集數據純凈,而且也能有效避免權力尋租等腐敗行為發生。

鏈接:廣東藥品定價引進第三方監督

中新廣東網6月20日電(陳國華 岳佳綜) 記者20日從廣東省物價局獲悉,該局近日核查了新增進入醫保目錄藥品的價格,未發現突擊漲價現象。而為保證政府定價藥品的陽光性,該局引進了第三方監督,參與藥品定價全過程。

據廣東省物價局局長孫慶奇介紹,近日,針對媒體有關新增進入醫保目錄藥品突擊漲價的報道,廣東省物價局立即進行了核查,未發現漲價現象。

同時,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部署,廣東省物價局已開展對所有政府定價藥品的成本價格、藥品招標采購中標價及市場實際銷售價格進行全面調查,重新審核藥品的最高零售價,并將降低一批虛高的藥品價格。據了解,該省物價局目前已完成2009年廣東省藥品招標采購中標的近3萬個品規的藥品價格審核。

另外,為實現政府定價藥品的陽光定價,廣東省還在全國率先引入監督機制。對此,孫慶奇表示,日前有媒體評論,藥價管理體制改革的關鍵在于引入第三方監督機制。廣東省的實踐證明,這種做法是有效的。目前,廣東省已初步形成了社會監督與內部監督相結合,貫穿于藥品定價全過程的陽光透明的定價機制。

據孫慶奇介紹,廣東省以全國醫藥價格改革試點省為契機,先行先試,探索出了藥品陽光定價的途徑和方式。最大的亮點,就是引入了專家論證、藥品評審委員會等第三方監督機制,藥品價格的調整方案由專家評審委員會組織評審,徹底打破了封閉式的藥品定價制度。

在外部監督方面,主要體現在專家論證、集體審議、社會公示三個環節。在內部監督方面,由該省紀委派駐的紀檢監察人員全程參與定價過程。此外,還設置了跟蹤評估制度,對藥品定價實行動態管理。在嚴格、規范的程序保障下,廣東省藥品定價的科學性、合理性和透明度得到了顯著提升。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15T11:58:30
2018-07-15T11:44:05